• 看到了杜尚

    2006-01-20

    看到了杜尚,他在很远的地方,这两天一直下雨,把他淋得从里湿到外,很远。

    他转过身,背后写着一行字,你成不了杜尚。

    他不知道自己背后被写了字,

    就慢慢地走掉。

    雨也停了。

  • 无为的雨天

    2006-01-18

    突然有了好想法,形式改变了,罗嗦的元素被去掉,力量不减。

    雨,雨,雨

    全部落到我的头里,水涨船高

    不用音乐和酒精浇头,说高就高

    水里有什么东西已经发芽,我看见了

    刚想欢呼,火焰喷射出来

    我不要努力,我不要努力

    明天自然会准时来到。

  • 我醒了

    我吃豆浆了

    我吃面包了

    我吃瓜子了

    我吃话梅了

    我吃大糕了

    我吃红茶了

    我上网了

    我睡觉了

  • 我是一棵豆子

    2006-01-16

    我我我我是一棵豆子,天天孵在家里,在被窝里,总有一天冒出豆芽,

    一棵有肩周炎的豆芽,连续三天下雨天,阴天,

    下雨,下雨,天上为什么不下鱼???

    下吧,下吧,我要发芽,

    下吧,下吧,我要长大。

  • 最使人接近自然状态的职业是手工劳动!
  • 刚到北京的第二天,小广的个展在BOERS-LI开幕,冲过去祝贺。

    后几日,到他的工作室拜访,遇到他的小黑和小白。小黑干过大院里所有的母猫。

    然后他带我去吃饭,很安静的地方,很贵的饭,弄得我想喝冰水。

    我们东拉西扯,聊作品,聊计划,也聊女人。

    他说我是李师师苏小小之流,说他自己是搞不清什么是感情的射手座。

    我们一起在北京的郊外走夜路,黑咕隆咚,冷得要命。

    可还是觉得这一切很有趣,因为小广是个有趣的人。

    小广的作品《钩子》